福利彩票2012幸运武林:一品代嫁嬌娘蘇芷趙晉小說-一品代嫁嬌娘在線閱讀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 > 小說庫 > 言情 > 一品代嫁嬌娘

一品代嫁嬌娘

一品代嫁嬌娘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 www.vbqukw.tw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云片糕

時間:2019-11-26 16:54

評語:李代桃僵把婚替。

《一品代嫁嬌娘》蘇芷趙晉小說由柒一文學網提供給大家在線閱讀。一品代嫁嬌娘蘇芷趙晉小說是古代言情,一品代嫁嬌娘小說主要是說:蘇芷自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代替姐姐出嫁,可誰知道陰差陽錯嫁給了趙晉,成就了一段好姻緣。

精彩節?。?

送走魯大夫,趙晉與蘇芷也要回家去,剛走到門口,李黃氏和她那大嫂一并追出來,一人塞了一團東西在蘇芷手里,嘴里自然是感激的話,蘇芷摸了摸,嘖嘖,熟悉的觸感,心里一動,朝妯娌倆笑得臉都爛成了菊花!

一回到家她立馬把新修好的院門鎖上,然后賊兮兮的摸出兩個布包來。

青色的粗布包了一圈又一圈,當其中一個露出銀角子時,她不由大叫一聲,這聲大得將準備回房的趙晉招了來。

她立刻朝他招手:“趙晉,快,快過來幫我看看,這是多少?”她瞧著好像比先前那塊五十分的銀角子大一些了?

莫不是一百分?

“這個是一兩,這串是一百文……”趙晉看著自家胖娘子這副看到銀子那細縫眼就倏地睜大的節奏不由暗自好笑。

“我……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兩銀子,你……你跟我說說我是不是在做夢,還是你看錯了?”

她前幾日還在尋思著她的豬拱菌賺第一桶金的夢想破滅了,正發愁著她想要的過冬棉衣從何處來,沒想到這就到了。

“大嫂,這是真的,我都瞅見了!”趙靈在一旁捂著嘴吃吃的笑,就連趙煦那小子也咬著食指流著口水跟著自家姐姐笑她。

“好,好,太好了,寶貝們,我們有棉衣穿了!”蘇芷立刻不淡定了,肥胖地身子轉著圈兒蹦跳著,嚇得兩蘿卜頭連忙撲到趙晉身上去,生怕被她一不小心撲倒壓住。

而趙晉看著她這般模樣,卻想到了昨日她不顧自身勞累一再救人的事。

不管是替李大壯治蛇毒,還是替李小虎治咬傷,她那般認真的模樣真是美極了——并不是容顏上的,總之看到她低著頭,自然地垂著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動手處理傷口,那額上的汗水就像下雨一般流下來,她卻連擦都不擦,只一心沉迷其中……

以前聽說認真的人最美麗,那么他的胖娘子足夠認真!

蘇芷沒空琢磨趙晉的狀態,她在高興完之后,搬了她的小板凳坐在棗樹下拿了紙筆照舊算她的賬。

先前買做試驗的材料還剩下七十七個文錢,后來家里沒了糧食,就出了十文錢買了四升白米,四文錢兩斤白面,六文錢四斤黑面,還有各種雜七雜八的調料七文錢,這就又去了二十七文,眼下便只有那枚五十分的銀角子了。

她籠了籠新的收入,在上面寫下一個總數:一兩零一百五十文。

想著花一兩做五身棉衣,便剩下一百五十文了。

趙晉那兒抄書每日可得十文錢,可那些都得還魯大夫,后面很快就要過年了,得置備年貨!

她緊緊攥緊了手里的銀角子,唉,有一種一朝就要回到解放前的錯覺!

還得想辦法掙銀子,不然這日子緊巴巴地過不下去,她什么時候才能過上她想過的日子?

此時的蘇芷倒沒想過要專門依靠她的醫術賺錢,先不說這幾次都是誤打誤撞碰上的。

其實這南口村,大是大,但生病看大夫的人卻不多,大家日子都過得緊巴巴的,小病小痛的基本不看,大病大痛的話人家自然第一想到的是魯大夫,誰信得過她呀?

所以這條路她覺得靠不住,還得想想別的路子!

她想得正出神呢,就被趙晉溫和清潤的聲音給拉到現實里來了:“娘子,我娘問你灶房的壇子裝的是什么?”

她眼一睜一拍大腿騰地站起來:“啊,哦……想起來了!”這不是她一早就開始謀劃的賺錢之道嗎?

這幾日忙忙碌碌的渾忘了!

蘇芷邁著胖胖地腿進去,趙晉已經在趙母的指揮下把茶褐色的壇子移了出來。

壇蓋打開,一股子香味撲鼻而來,蘇芷喘著粗氣狠狠吸了一口,口腔中頓時無法自抑地分泌起口水來了。

“兒媳婦,這是啥子哦,多香呢!”趙母看不見,可鼻子卻異常靈敏,一邊說著也與蘇芷一般模樣,控制不住地咽口水。

蘇芷“吧唧”了一下嘴,暗地里把口水吞回去:“豆瓣醬!”

她自從失去豬拱菌那門生意后,就立刻生出了別的心思,這是她上次跟著趙晉去鎮上考察過后琢磨出的生財之道。

這個時代有做醬的先例,但因為過程復雜,而且配料不易,因而一直都掌握在一些家族流傳的人家手里,曾經因為戰亂,那家會做醬的人死絕了,后來竟漸漸的失傳了。

聽說在大明都城順天府一些王公貴族那里還有很多醬料的傳聞,不過放眼這南口村、珠山鎮,甚至是綿州府都是沒有的。

市場空隙有了,現在就得來檢驗一番這東西是否好用了。

只要具備了市場空間,其自身又有購買價值,這生意自然就成了。

“這做什么的?”趙晉有些看不懂。

蘇芷笑而不答,反而看向已經若有所思的趙母,在蘇芷的引導下她驚訝道:“莫不是做佐調的?”

蘇芷連連點頭,還用筷子挑了一點喂到她嘴里。

“這味道硬是好哦!”趙母沒口子夸獎。

蘇芷自己用另一根也嘗了,抬頭便看見趙晉一臉的期待,不由好笑地起身,想去重新拿雙筷子來,卻見趙晉一把握住她的手,從她手里抽過她用的,直接在壇邊上挑了一下,放進嘴里含了。

先是皺了皺眉,爾后又很舒展開來:“嘶,好辣!”

蘇芷眉頭也跟著攛緊了,她倒是忘記了,趙晉其實并不算真正意義上的巴蜀人。

趙母生于斯長于斯,祖祖輩輩都在巴蜀,但趙晉的父親趙繼仁卻是外來的,因而趙晉三兄妹說的是官話,而獨獨趙母說巴蜀話。

“這味兒好!”趙母卻連連點頭,那張滄桑的臉上,就算雙眼無神也依然有一種容光煥發的感覺。

蘇芷也不啰嗦,立刻便舀了一小碗出來,只見紅彤彤的一片,里面間或放著幾片發酵成黑色的豆瓣粒,那味兒香辣香辣的,聞起來立刻讓人胃口大開。

她立刻來了下廚的心思,取了七文錢讓趙靈去村中豬肉李那里買了半斤肉,豪氣地蒸了白米飯,用紗布濾了,還弄了一碗散發著米香味的米湯。

然后就著趙母抽空扯的野菜,還有上次曬干的野菌子,下鍋把油炸得燙乎乎的,放了一勺豆瓣醬,頓時一股香味在灶房里蔓延開來。

不一會兒干菌子炒肉,素炒野菜,再加一鍋米湯,勉強也算兩菜一湯,雖樣式少,可她做的份量足,一家五口被那香味兒勾著敞開了吃倒也足夠。

“大嫂,原來菌子還能這么做,太好吃了!太好吃了!”趙靈趙煦吃得滿嘴油,開始了他們日??瀋┳映床聳忠盞幕疃?。

他們好久沒吃了,再有這加了豆瓣醬的炒肉,味道也實在好到沒邊!

“是啊,是啊,我真怕好吃得一不小心把舌頭裹沒了!”趙靈笑得甜甜地看著蘇芷——這樣好的大嫂,誰有誰知道!

趙母只嘆息,看樣子還是心疼這吃肉的錢,畢竟剛剛花出去的七個銅板差點都能買五斤黑面了。

蘇芷看了當著孩子的面沒說什么,等他們收拾碗筷進去時,她小聲地與趙母道:“靈兒和煦兒都還小,個子長得不高怕是營養不良,這該吃還是得吃!”

趙母何嘗不懂,她只是怕后面的日子沒法過。

說起年后趙晉就要去縣里考童生試,將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去抄書,也沒個進項,到時候還不是怕苦了他們嘛!

蘇芷見她擔心得長遠,握著她的手鄭重其事:“娘,你思慮得有道理,不過那總是以后的事,如今最重要的還是把現在的日子過好!”

銀錢是蘇芷自己憑本事掙的,趙母只是替她心疼一回,東西終究還是都吃進自家人肚子里了,沒得一直揪著這事兒沒完沒了的,便也回握住她的手說了兩句掏心窩子的話。

大意就是他們趙家娶了她是運道到了,老一輩說的好,她就是那福妻,天生八字里帶著運道,旺夫旺家的!

蘇芷被趙母那帶著巴蜀風味的話夸得一陣不好意思,再看坐在一旁看書的趙晉都看過來了,連忙扭扭身子跑了。

她尋思著這醬不管賣不賣得出去,也得再做些,自家人平日炒菜也用得著,不然再像從前只有鹽,她嘴里都要淡出鳥來了!

這廂一摸索就在灶房里搗鼓起來,正當時,院門突然被人敲響。

“咚咚咚……”一連串的聲音又急又響,蘇芷連忙奔出來。

趙晉已經放下書去開門了,來的正是傷才剛好些的李大壯,他一臉焦急嘴里嘰哩咕嚕地說著話,蘇芷只隱隱約約聽到受傷、死人……

  • 一品代嫁嬌娘 截圖1
  • 一品代嫁嬌娘 截圖2
  • 一品代嫁嬌娘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902317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