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福彩幸运武林:從前有座靈劍山小說-從前有座靈劍山王陸王舞小說在線閱讀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 > 小說庫 > 玄幻 > 從前有座靈劍山

從前有座靈劍山

從前有座靈劍山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 www.vbqukw.tw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起點

作者:國王陛下

時間:2019-11-15 09:01

評語:罕見的空靈根。

《從前有座靈劍山》王陸王舞小說由柒一文學網提供給大家在線閱讀。從前有座靈劍山是由國王陛下所著,從前有座靈劍山王陸王舞小說主要是說:王陸容貌俊美,而且身懷罕見的空靈根,是個修仙的好苗子,于是王陸來到了靈劍山,拜王舞為師,開始了爆笑的修仙之旅。

精彩節?。?

云麓天臺,劇烈的五行變換終于告一段落,虛空的山石,翻騰的火云,還有狂嘯的沙暴……由志峰真人帶來的異象盡數消逝,靈劍山頂依然是和煦的日光和薄薄一層淡云。

“我認輸了?!?/p>

在漫長的沉默之后,志峰真人淡淡地說道,此時他臉色蒼白如紙,嘴角的血絲一路綿延,滴到了衣襟上。

這場決斗,無論有多少不甘,終歸是輸了,強撐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反而會丟盡自己和盛京仙門的臉面……憑著僅存的一點理性,志峰真人總算沒做出喪心病狂的自殺性選擇。

“愿賭服輸,既然我輸了,一切就以賭約為據……他日,若有機會,必當登門負荊請罪!”

志峰真人慘笑著對靈劍派的諸位長老深深彎下了腰。

所謂若有機會,其實就是沒機會,他在白月國的陰謀敗露,又在靈劍派大敗虧輸,以門規來看,能保住性命就算不錯,被鎮壓在法殿之下一百年那是最起碼的懲戒,而百年之后,他壽元早就盡了。

元嬰真人壽命通常在六百上下,志峰真人已有四百多歲,按理說還有接近兩百的壽元,然而與王舞一戰,他道心動搖,玉府震顫,修為雖然沒有倒退,但內傷無數,幾乎可說是痊愈無望……

無論是作為盛京仙門的長老,還是作為一名元嬰境界的修士,他已經沒有任何前途可言了,既然如此,死撐著呈口舌之利又有什么意義?更何況就算只論辯才,他也沒法和那個白衣女子相提并論。

而志峰真人痛快認輸,不再多生波折,靈劍派也投桃報李,不去落井下石。門派威望最高的幾名長老一言不發地揮手驅散了圍觀的弟子,算是為志峰真人留下最后一點面子。

再之后,風吟真人一聲嘆息,默默離開了云麓天臺。二長老劉顯和三長老方鶴則一言不發地來到志峰真人身邊,架起劍光,準備親自將其送出山門,算是對這位元嬰長老的一點尊重。

靈劍派如此行事,可算厚道,然而志峰真人心中卻不由慘然而笑:這就是所謂勝利者的禮節??!先將對方打個半死,再禮貌地遞出手巾:“擦擦鼻血吧親~”,過去幾十年間,從來都是自己代表盛京仙門向對方遞出手巾,何嘗作為失敗者,被人家同情憐憫過?

“貴派當真藏得夠深??!”

臨出山門的時候,志峰真人再也按捺不住,感慨萬千。

萬仙盟五絕的確不是浪得虛名??!哪怕是經過自己調查,門派中最不成器的五長老——區區一介金丹修士也有如此功力,其余幾位元嬰長老的實力又該有何等境界?真是細思恐極!

而在他身旁的兩位靈劍長老聞言則只是微微一笑,劉顯說道:“志峰道友這倒是多慮了,五師妹是門派出了名的防御大師,哪怕是我和方鶴師弟與她交手,想要硬碰硬破掉她的三尺劍圍也殊為不易?!?/p>

方鶴在旁邊聽了頓時皺起眉,雖然沒有說話,卻以元神對師弟說:“師兄啊,只是三尺劍圍而已,破掉有那么難嗎?”

劉顯反問:“的確,你我要破她三尺劍圍并不難,但師妹還有一尺劍圍,乃至一寸劍圍!真是想起來就讓人頭疼……難道師弟你有信心能攻得破她的全力防守?”

方鶴想了想,幾次欲開口卻終于還是咽了回去。

的確,五師妹那固若金湯的防守,真是人見人恨,今日在云麓天臺,最多只是牛刀小試。這些年來也只有天劍堂的這些深受其害的長老們才有深切的體會??!

不過這些事,就沒必要說與外人知道了,反正只是出于人道主義的巧言安慰罷了。

而志峰真人聞言卻更為感慨,這個靈劍派,這些年來真的是被人低估了太多!或許論及綜合實力,這個人丁凋零的門派與盛京仙門、昆侖仙山等還有較大差距,但天劍堂的十大長老,任何一個都不容小覷。

而且,這些年來不少人都忽視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靈劍派的長老們,雖然看起來已經是垂暮之年,命不久矣,但其實他們年紀都不大!其中最年長的大長老,也是靈劍掌門風吟真人,前幾年才剛剛過了三百大壽,而最年輕的華蕓似乎才一百五十六。以他們的修為境界來看,固然算不得修仙界最頂尖的天才,但考慮到其同等境界內,實力上的壓倒性優勢,就真是可畏可怖了。

縱然盛京仙門這個仙道魁首,門派內人才濟濟,又有幾人能比得過靈劍十長老?怕也只有太一殿內那幾十個瘋子才有可能了吧。

可恨自己真是鬼迷心竅,貿然踢到了這塊鐵板上,最終身敗名裂……如今除了前方的萬丈深淵,志峰真人已經無路可走——此時三人已經走到了山門邊緣,只要再過幾步就出了靈劍派的地界,而出了靈劍派的地界,理論上就是盛京仙門的地盤了。

兩位送客的長老,便到此為止,送到位置后邊轉身離去。志峰真人獨自一人,嘆了口氣,帶著一絲決然就要邁步,忽然身后有人喊道。

“志峰同學,請留步誒~”

聲音再熟悉不過,正是那個將自己打入深淵的靈劍五長老!

按理說,自己應當恨之入骨,然而此時聽她聲音,心中卻不禁生出波瀾:她在此時要我留步,莫非……事情有轉機,我還有救???例如她感覺就這么讓自己去死太過殘忍,不如大家商量一個和諧的解決方法之類的……

結果王舞下一句話就讓他吐血了。

“咱的坤山劍和其他裝備和靈石之類的你別帶走??!”

阿噗!坤山之劍什么時候變成你的了???……不對,當初決斗前立誓的時候,好像的確有這么一條???

正如王舞所說,決斗是贏家通吃,輸者跪舔,然后……她果然沒忘了來通吃自己??!

志峰真人沉默了片刻,元神洞察玉府,看了看在其中溫養的坤山劍,心中萬分不忍。這把劍品級不算特別高,但終歸是正牌的靈寶,是自己初入元嬰之境時,掌門親自贈與他,之后陪了他足有百年之久的貼身兵刃。

靈寶有靈,坤山劍自不例外,劍靈梁秋溫柔嫻淑,忠心耿耿,志峰真人視其為親生女兒一般,如何舍得送與他人?

然而……想起法殿鎮壓下那百年牢獄,直令人不寒而栗。自己這一生已經沒有希望,又何苦連累梁秋那孩子陪自己受苦?

志峰真人不再多言,強忍著心頭的刺痛,以元嬰之力令劍靈梁秋沉睡,后將坤山劍和裝有全部身家的芥子袋丟給了王舞。

“好,好好待她……”

白衣女子嘿嘿笑著將坤山劍收了下來,然后就熱情地對他揮著手:“慢走哦志峰同學,我就不送啦?!?/p>

“哼!”志峰心頭火起,轉身飛空而去。

白衣女子仰頭望天,遺憾萬分:“這家伙,還真挺硬氣嘛?!?/p>

身后,愛徒王陸緩步走了過來,笑問:“哪來的硬氣?被你氣得腦血管硬氣么?”

五長老說道:“我方才試圖救他一命,可惜人家不領情啊?!?/p>

“臥槽???咱剛才全程圍觀,你除了敲詐勒索耀武揚威之外,啥時候救人了???”

五長老對于弟子的不理解痛心疾首:“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我是那種落井下石,以打臉為樂的人嘛!方才我明明是在暗示他一條求生之路??!”

王陸思前想后,實在不得其解:“愿聞其詳?!?/p>

“你看,他這次在白月國的事情敗露,回山是死路一條對吧?所以,若是換了我的話,干脆就不要回山,向其他門派尋求庇護算了!”

“臥槽???”

五長老興奮地解釋道:“你看,他雖然道心不穩,實戰能力極渣,但好歹也是元嬰真人,身居盛京仙門的長老序列,也算是中層管理者,而且還是某地方分舵的負責人。這種人手里必然有大量的黑材料可曝!比如盛京仙門利用它所謂的全大陸戰略,在各地建立分舵來進行情報工作,監視其他門派行動,甚至以臥底等手段干涉其他門派內政之類的隱秘計劃!”

“臥槽!師父你這是從哪兒山寨來的創意???而且真要是敢爆自家的料,那是赤裸裸的作死行為??!”

五長老一副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的寂寞表情:“天下大勢,豈是你這黃口小兒所知?如今九州大陸盛京仙門一家獨大,想要扳倒他們的門派不知凡幾,就算是傳聞中和盛京仙門穿同一條褲子的昆侖仙山,也只是因為共同利益才走到一起,暗地里勾心斗角可是一言難盡。更不必說還有軍皇山這個老牌的盛京仙門反對者。這種情況下,他志峰只要敢把自己送到風口浪尖上,就肯定會有人出面護著他,反而有驚無險。我若是掌門,就大大方方把他留下,你盛京仙門想要人,可以啊,五百萬靈石拿來!”

“等等,五百萬靈石?若是盛京仙門真拿出來了呢?”

“拿了就說明他們心里有鬼!不拿一千萬靈石休想封我的口!”

眼看話題已經扯得沒邊,王陸瞅了眼仍沉浸在指點江山快感中的師父,不由嘆息。

你這腦殘長老真不愧是靈劍山第一坑爹貨……

  • 從前有座靈劍山 截圖1
  • 從前有座靈劍山 截圖2
  • 從前有座靈劍山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9023173號